掌上鄂西北

乘客回忆空中惊魂21分钟 说“撤”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站起来了

得知飞机可能出了问题,20岁的乘客王俊皓突然想给爸妈“留点东西”。他取出iPad写了只有25字的遗书:“世界和平,爸爸妈妈我爱你,我爱你××(女友名),不要吵架,王俊皓南京。”

另一位乘客秦莉生出了“一辈子就过去了”的感慨。这天是她的34岁生日。丈夫约好在机场接她,然后一起庆祝。这架波音737客机从长春始发,经停南京,飞往桂林,抵达南京时晚点了22分钟。秦莉有点着急,在去登机的摆渡车上,她向同行的同事抱怨了三四次,“这个飞机怎么停得这么远啊”。

2017年11月13日晚,南方航空公司CZ6406航班从南京飞桂林的151名乘客中,包括两名儿童、两名婴儿和一名坐轮椅的乘客。平静夜空迎接他们的,是一个惊魂之夜。

“如果飞机真出事,那就这样了”

飞机离开南京的时间为20时13分。

起飞后一个多小时里一切正常。乘客照常用了晚餐,许多人昏昏欲睡。根据南方航空发布的信息,CZ6406预计在22时25分抵达桂林。

21时35分,一则机长广播打破了机舱内的安静。“机械故障,要临时备降长沙黄花机场”,乘客们惊醒了起来,四处张望,议论纷纷。

随后,另一则广播加剧了紧张气氛,“货舱火警,需要迫降——备降黄花机场,请大家放心,我们有能力有信心安全降落,保证大家的安全。”

机长从“迫降”到“备降”的改口,吓得乘客陈诚打了一个激灵。这位工程师想起看过的纪录片《空中浩劫》,里面讲述了很多机毁人亡的案例。中国民航局网站资料显示,迫降是指飞机失去安全降落能力之后的降落,常由于出现重大故障,而备降是飞机在运行过程中为确保安全采取的正常措施,航路交通管制、天气情况等都会导致飞机备降。

陈诚叫住一个空姐,询问对方之前是否遇到过相似情况。对方表示没有亲历,只听说其他机组遇到过。陈诚的心放不下,与同事努力往窗外看,没看到明火。

秦莉是在一片骚动中被吵醒的。一醒来,她就听到空姐的声音,说“机组人员有能力有信心将大家安全带到”,她有点蒙,问了邻座的男士,才知道飞机要在长沙降落。邻座男士的声音很轻,但她一下子吓醒了。

100多双眼睛盯着乘务员的一举一动。

“我们是通过乘务员的行动来猜测整个飞机的严重情况”,南京实习民警王俊皓回忆。此行他要和另外三位同事王海越、杨成宏、张瑞弸去桂林执行任务。

“一开始乘务员聚在前排讨论方案,后来各就各位,站在过道上,同时竖起大拇指”,王海越猜测,这是表示乘务员就位的手势。

“这排这排到这排,落地后从中舱门撤离”,“这排这排到这排从后舱门撤离”,空姐在舱内快速走动着,不时敲击一下乘客的椅背,语速急促。

据乘客回忆,约有4位乘务员分布在舱内各部,开始教乘客迫降姿势。从广播响起后,机舱内一直有点骚动。她们提高嗓门,试图盖住嘈杂声,并拍手吸引乘客的注意力,“看我看我,降落时双手搭在前面座位上,左手搭左边,右手搭右边,头埋在两臂之间”。

乘务员不断提醒撤离路线,告诉大家迫降姿势,要求大家不要带行李,去掉饰品。“就像备战状态。”秦莉回忆。

飞机内安静了下来。人们保持着迫降姿势,安静等待。虽然乘务员提醒他们,迫降之前暂时不必保持这样的姿势,不过许多乘客注意到,大家不约而同“没有改变姿势”。

据中国民航局事后发布的信息,CZ6406航班机长文诚表示,飞机巡航高度在7800米的时候,后货舱火警灯亮,火警铃响起。机组进行了灭火程序,但灭火程序后,火警灯并没有熄灭,这表示火警在继续。

飞机从7800米的高空开始降落。

陈诚时不时往窗外瞟,他感觉到飞机在加速,机头比机尾低,黑色的夜空中,窗外机翼拉出一条明显的白线——官方信息显示,飞机当时的飞行速度一度达到每小时903千米。

突然,舱内有婴儿开始啼哭。在这狭小又寂静的空间里,婴儿的哭声就像一根针,刺破了一只装满紧张情绪的气球。许多人记住了这个孩子的哭声。

“那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,我在想孩子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。”秦莉说,自己头脑一片空白,“看到电视里的场景发生在现实,没有任何依附感和安全感。”

在那一瞬间,王俊皓突然想给爸妈留点东西。他取出iPad写了那封25字的遗书。事后他解释,“世界和平是当实习民警的感受,希望人们能够安宁。然后就是表达下我对他们的爱,不要吵架是希望自己走了之后不要有太多的麻烦”,他担心万一自己出了事,父母与他的学校及实习单位发生矛盾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啼哭的婴儿,心情“太压抑了”。婴儿的母亲安抚不住孩子,也哭了起来。

坐在一起的3个民警握住了彼此的手,一直等到快降落时才松开。

后来王俊皓说,握手时他已经想好,“如果飞机真出事,那就这样了。”

21 2 下一页

图片推荐

更多精彩图片

今日精选

返回电脑版